数字化时代的创新政策:芬兰、瑞典和德国创新政策比较研究报告

作者:Lars Fredrik Andersson, Antti Alaja, Daniel Buhr, Philipp Fink, Niels Stöber;艾伯特基金会上海办公室,2016年12月

数字化这个说法广为人知,但同时,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确定它到底意味着什么。根据目前对数字化方面的研究,有一点可以确定:它已经并将在未来继续改变工作场所、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以及劳动者在劳动市场上的地位,而且会在越来越全球化的网络社会中创造出欣欣向荣的市场。之前,已有诸多著作阐明,需要在新的数字框架下,推行那些能孵化并开发创新的经济政策,以此来促进增长、创造就业。

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忧虑的声音提到,数字化将给就业和收入带来潜在的负面影响;一条更加具有社会包容的创新之路,要求创新政策不仅仅关注数字化的科技维度;数字化应该被视为一种可增强社会进步的社会创新。因此,本报告着重分析三个国家为驾驭数字时代而分别采纳的创新体系。该报告通过分析,提出了一个进步的、跨国界的创新政策框架,该框架力图表明,创新不应当仅仅着眼于经济增长或单纯的竞争力增强,而应当让国家主导的创新政策兼顾社会包容、可持续性、公平公正等其他内涵。

本项研究的完成,得益于我们与若干进步智库的广泛合作,这些智库包括在斯德哥尔摩和柏林的艾伯特基金会的工作机构、芬兰索尔撒基金会和瑞典阿里那得智库。在有关研讨会上,核心作者团队会同来自德国、瑞典、芬兰的专家交流了他们的观点和想法,最终撰成了这一报告。在此,应当感谢所有参加这些研讨会的人员,特别是要感谢安提·阿拉加、拉斯·弗里德里克·安德森、丹尼尔·布尔三位作者。

我们希望在这个越来越数字化的社会,大家一起深入了解有关创新政策之社会与技术方面的问题。我们需要在进步的政治行为体之间开展坦诚布公、跨越国界的交流,尤其是在欧盟范围内。我们目前亟需一个视野宽阔的创新政策框架,它既能关注增长数据和竞争力,又能重视社会以及受数字化影响最大的劳动者群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