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与宏观经济不稳定:综述

作者:Jan Behringer, Thomas Theobald, Till van Treeck;艾伯特基金会上海办公室,2016年12月

若干年以来,关于经济不平等会对总体经济发展产生积极还是消极影响的问题的争论在学术界和政界特别激烈。在德国,许多经济学家主要突出经济不平等在提高效率和增长上的作用,并因此不认为日益不平等的收入与财产分配是问题,而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以及许多国际经济学家——恰恰也是考虑到围绕着全球金融与经济危机的体验——更多地是指出了经济上的日益不平等给总体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后果。

鉴于这些乍一看来并不统一的说法,艾伯特基金会委托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蒂尔·范·特雷克(Tillvan Treeck)教授、博士,以及宏观经济与景气研究所(IMK)的两位学者托马斯·特奥巴尔特(Thomas Theobald)博士和杨·贝林格(Jan Behringer)撰写一份文献综述。其目的在于,深入分析和直观汇总如今现有的有关经济不平等(尤其表现在日益扩大的收入分配上的不平等)和总体经济发展之间关联的大量实证研究结果。同时,还应指出,可以从宏观经济研究的现状中为学术界和政界得出哪些结论。

上述作者们在他们的文献综述中确证,在过去几年里关于经济不平等与总体经济发展之间存在负关联的信号在累积。据此,越来越多的实证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高度的或不断增加的收入不平等会在供给侧削弱经济增长,这是因为它尤其会导致低收入乃至中等收入的获取者减少对教育的投资。

在需求侧,它则起到破坏稳定的影响,这是因为,如果没有广大民众获得相应的收入发展,稳定的消费需求与国内需求从长远来看是无法得到保障的。于是,在一些国家只能通过国内私人家庭负债的不断增加,而在另一些国家只能通过面向国外的经常项目盈余的不断增加,来在一段时间里稳定和提高总体经济的需求。但是,这一不均衡的发展态势迟早会导致过度负债的危机,并由此导致金融与经济危机。如果想要实现高速又稳定且持久的经济增长,那么除了降低如今过高的经济不平等之外,德国和中国以及许多其他国民经济体别无选择。

本研究报告是在艾伯特基金会的“美好社会:社会民主主义2017+”项目框架下出版,它的中心内容包括日益增加的经济不平等——最迟自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撰写的国际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出版以来,它成为了学术界和政界的一个宏大议题——以及与此相关联的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问题。对此,在过去数月里已经公布了多份研究报告,它们揭示出,经济不平等状况在德国以及其他国家是如何发展的,它对人们的生活意味着什么,以及又有哪些可以用来减少经济不平等的政治解决方案。

返回